Chukotka

不是个好东西

【jaydick】O <1>

原脑洞改写,没想到再一次写正经东西是翻自己的旧账

原文我不删了,因为改动实在是太大了,完全没有删掉的必要就让黑历史继续提醒我自己吧。

走向我自己也不确定,肯定是HE了。

终于从三批的快乐中找回自己。


提着装着他的早餐的纸袋,杰森拄着手杖坐到广场边的长椅上,他的听力没那么灵敏,但是他还是在一片黑暗中感知到自己面前是一个落满鸽子的广场。窸窸窣窣打开纸袋的时候,杰森嘲笑了一下自己,实际上,他知道面前的广场有鸽子是因为他见过,当然,在他上战场之前。


男孩坐到他身边时,杰森听到了轻轻的呼吸声,他以为只是一个不会和他有任何交流的过路人,直到男孩拨动了一下靠在他腿上的手杖。“干...

【royjaydick】A Phone Call(三批慎入)

 @Wanda Lee 妹子的专车点梗。

royjaydick三批车。

警告:没有三观,Dirty Talk有,感情线是啥这他妈就是一辆车

司机常年肾亏嗑肾宝都没救。

如果都可以的话:

看完想打司机的,不用下手了司机已经死了。

【莱花】壁炉边(车慎入)

@慧子 姑娘的专车点梗。
最近状态太差了,车还失踪了一次,写得不好,见谅。
大概就是一辆车。
还没碰上超人只是个精明商人的莱总和被照顾得好好的都要化掉的花朵。
OOC是我的锅,但也请轻点骂。
原谅我写不出莱总那个小小的变态劲……
没啥警告……吧……

【超蝙】男朋友忽然gay里gay气怎么办(上)

写在前面:
午夜梦回想到本蝙的面罩底下还有个黑眼圈的梗。
黑眼圈是拿啥画的呢,想到自己刚刚买的眼线笔,就是你了
BVS人设
哼超本蝙
OOC是我的锅

克拉克降落在韦恩庄园旧址的空地上,他歪头看了看被烧毁的大宅的遗址,飞进去快速把超人的制服换成小记者应该穿着的法兰绒衬衫和牛仔裤。等阿尔弗雷德听到铃声打开大门的时候,克拉克正提着袋子笑得露出一颗虎牙站在门口了。

“肯特少爷,布鲁斯老爷还没回来,你得等他开完今天的会。”阿尔弗雷德把一杯鲜榨果汁放到克拉克面前,“好久没做果汁了,希望我的手艺还在。”

在克拉克喝到第四杯果汁的时候,布鲁斯回来了。他听到蝙蝠车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转头就从视野极佳的落地窗看到蝙蝠车跃进湖面中...

这是一个简单的三批

看了沒看過拉郎嗎太太画的大哥二少肉伊三批肉图,难以抑制内心的洪荒之力,只想开车,只想开车,新司机就算车毁人亡我也要开车!!!!!!

我愛三批,三批使我快樂。

如此明晃晃的警告就摆在这里了哦QWQ

慎入慎入啊qwq

不知道tag能不能这样打我就这么打着了。

人怂,不敢@太太,就这样黑灯瞎火干坏事吧。


 车:http://r.photo.store.qq.com/psb?/V10eZdik1pDYZf/CIzY6TZFb.X0tV52lMv4Agk6bHofnNRryMl5RLQManU!/r/dLEAAAAAAAAA

【超蝙】Help 02

写在前面:

克拉克碰了三下脚后跟,然后他看到了小时候的布鲁斯。

OOC预警!!!

傻白甜HE!!!

作者没有逻辑!!没有!!!

前文      01


克拉克看着怀抱里的布鲁斯,老天他看起来真小!!克拉克在心里惊叹着,未来的哥谭黑暗骑士小时候是如此的……柔软而脆弱,是的,这个小布鲁斯让克拉克端着手臂都不敢用实力气。


“我有弄疼你吗?”克拉克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敢放大一分,怀中男孩灰蓝色的眸子盯着他,接着他听到一个冷淡的声音:“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小飞侠,你怎么会认识我?”这个声音里的陌生被男孩轻柔的声线模糊了,这让克拉...

【超蝙】Help

写在前面:

克拉克碰了三下脚后跟,然后他看到了小时候的布鲁斯。

OOC预警。我把自己的逻辑丢掉了。怎么办?

甜!甜!甜!

HE!HE!HE!

后续    02


克拉克背着被纸张撑得满满的公文包,在雨中走向自己的公寓,旧皮鞋踩过一个又一个小水坑,泥水溅上小记者的裤脚。


就在他抄近路走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脚下一空。他下意识的想要飞起来,但这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他就这么被扯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空间里去了。


在往下掉的过程中,克拉克的手仍旧抓着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有他还没改完的报道。不管我接下来会掉到什么鬼地方,超人在自己...

【KT】Cherry Pie

写在前面:

听歌开脑洞。

一块甜饼。


康纳和提姆在屋顶上约会。夜风吹拂着红罗宾的披风,黑色和红色在康纳的视线中翻涌着。提姆摘下了头罩,就算他带着面罩,康纳也可以分毫不差地勾勒出恋人的面部细节。


“你在看什么?”提姆转过头来,他没有等康纳的回答,也许他就是来找个话题,像每次约会那样。“你饿了吗?”红罗宾看着蹲在一边的超级小子。


“嗯……还好?”康纳揉了揉肚子,觉得自己还没有什么食欲。“你想吃什么吗?”他仰起头看着一脚踏在天台边缘的提姆。


提姆抬手捋了捋散乱的头发,他们被闷在头罩里太久了,以至于现在乱乱的。他似乎觉得这个动作娘兮兮的,又放下手,“我有点饿了。但是...

(脑洞)【jaydick】O

写在前面:

两个人互相治愈的故事

年龄操作有。

迪克小孩子。二桶暂时是个盲人。

就是个鸡血脑洞,发出来看看。

十分短小的开头

写不写下去看心情。


杰森像往常一样来到广场边的长椅坐下。他将手杖搁到一边,打开自己买的早餐袋子。


“那是导盲棍吗?”一个声音问他,一个小孩子。


掏出袋子里的热狗,杰森用空着的手拿起手杖挥舞了几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手杖。”他回答。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手杖。”男孩的声音带着调皮的笑意。


随你怎么说吧,我难道会和一个孩子争辩什么?杰森本来想沉默地吃完热狗。


但男孩还是不给他安静的机会:“这是一个盲人用的手杖。”


杰森...